滴滴某更事件下的產品設計思考

更新時間: 2018-09-05 09:20  編輯:admin

產品的角度來說,滴滴僅僅做了匹配,但沒有做(到)智能匹配。智能匹配在某種意義上說就是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然后投其所好。顯然,滴滴給了乘客一個最爛的選擇。這就好像,你去買瓶飲料,人家丟給你一瓶毒藥。

中美貿易戰的頭條被滴滴司機事件迅速搶走,緊接這是某更蹭熱點結果自己成了熱點,加之之前內涵段子被關等一系列事件。本文不是蹭熱點,沒有事件回顧和爆料。作為一名產品產品經理,僅從產品和互聯網的角度,引以為戒,做對和做好產品。


這是一概率事件。概率的意思就是不管怎么做,只能降低,不可能100%的杜絕。作為平臺型互聯網產品的標桿產品的滴滴,不過是最高效率的鏈接了一個乘客和司機,結果僅僅匹配,做到了最差匹配,大大提升了犯罪的可能性。

殺人的是司機,這是一個今天不犯罪說不定那天就會犯罪的人,可能出現在打車產品,也可能是外賣產品,也可能跟互聯網沒有關系的線下犯罪。而恰巧,他跟互聯網產生了關系。
產品的角度來說,滴滴僅僅做了匹配,但沒有做(到)智能匹配。智能匹配在某種意義上說就是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然后投其所好。顯然,滴滴給了乘客一個最爛的選擇。這就好像,你去買瓶飲料,人家丟給你一瓶毒藥。

請不要把資格審核當做一句話。司機劉某使用他人的駕照注冊,滴滴號稱有人臉識別。這都能審核成功我不做評價。滴滴此大公司尚且如此,可見大多數的公司都沒有盡到這個業務,或出于成本(收費不便宜,而且小平臺也很難被受理),也可能沒有考慮到后果。

對于品行的和衡量和審核目前還處于初級階段,沒有納入互聯網行業審核范圍之內。鑒于此,建議對于可能潛在安全風險的行業(出行、某類社交)的注冊引入品行審核。盡管有難度,但是也不是不可以實現,如信用體系已經建立并發揮作用了。智能時代的一個重要特征就是一切都可以數據化,也一定可以數據化,只要可追蹤,就是有可能實現的。

因此,衡量一個功能要不要做,一是考慮做了可以帶來多大的價值,對用戶對平臺。其次不做有多大的負面效應帶來多大的傷害,對用戶,對自身;第三,考慮產出比:付出和成本收益之間值不值。第四,考慮一下萬一極端情況發生了,(平臺)是否能承受的起?

也許滴滴可以這樣:

做一個司機與乘客的性別匹配,某一時間段內可以開放性別選擇,如深夜(女)只選擇女性司機以提高安全性,相對的降低風險,可能會打不到車;如車內安裝一鍵報警硬件裝置;貴全程監控系統;貴社交做不做有待商榷。收集司機品德行為數據,篩選出推出明星司機,同等條件下優先匹配。

幾乎所有的產品都在打社交這張牌,有共同價值導向的社交才有意義,否則不是死就是災難。比如得到提供知識,可以以相互學習交流為價值導向做弱關系社交,我也可以以影視愛好者的身份加入可以給我提供可劇評、推薦等價值導向的社交群體,對我的價值也僅此而已。你說cp算不算,cp也是有共同目的的。除此之外,我找不到其他理由在線上跟一位一無所知素,未平生的陌生人莫名社交。因此,旁生的社交屬性還是不要強行順路,拔苗助長了吧!

(自)媒體的價值

某更事件體現了時下一些(自)媒體越來約缺乏正確的價值觀。如果說非要體現價值觀的話,那就是為流量而戰,為博眼球而生,瞎說,胡說.社會輿論,環境也是提供支持:微信公眾號,今日頭條,百度百家號,一時間文章泛濫,有價值的內容卻沒有幾篇。可以持續的提供優質和有見解的內容服務的才可以稱謂明星。反觀時下互聯網的一些(自)媒體,宣稱是各種X度有價值的媒體,事實是凈化和刪除這些有"價值"的產物,反而成為最有價值意義的事情。

谷歌已經在算法上開始對虛假新聞進行過濾了,權威價值媒體咨詢一定會產生并承擔起社會責任。垃圾謠言不斷產生——被搜索——被應用——各種悲劇。想想都可怕。

互聯網改變世界,也要在痛苦中前行。不要覺得現在互聯網多么發達,馬航370還沒有找到。

 
QQ在線咨詢
金游世界为什么一直输